春雨·秋湖

碧水寒江一樹高,秋臨萬物竟折腰;

煙山隱約調翰墨,枯枝矍鑠領風騷;

丹青尤然溺畫筆,茱萸已是顏色凋;

此去青云云迷霧,且共仙娥娛今朝。

诗乡诗教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诗乡诗教 > 诗词论文

诗词论文

中国诗词的现代命运

发布时间:2018.05.07 浏览次数:238 次

张素琴

 

中国具有悠久的诗词文化。泱泱赤县,自古以来就是诗人的国度。歌、诗与舞蹈一起,远在原始共产主义时代,就在劳动和与大自然的斗争中产生出来了。中经奴隶制度的演变,于是产生了伟大的诗歌总集——《诗经》。“诗言志”的诗歌理论,一直在中国诗歌的发展演变中处于主导地位。诗是人们文化生活中的重要内容,尤是提高文化修养、审美情趣的高雅艺术。诗又是文学诸文体中最活跃的文体,它神奇超然,变幻莫测,如清代诗人所云:“予尝谓不善《易》者,不能善诗。《易》以变化为道,诗亦然。故曰:知变化之道者,其知神之所为乎!”

在世界上所有经历过封建社会的民族和国家中,中国的封建社会时间最长,诗人辈出。诗词文化从诞生到发展,经历了三千多年。诗词艺术的高度繁荣,是中国人民对古代世界文学艺术宝库所作出的伟大贡献。讲三千多年的世界文学艺术成就,如果不讲璀璨辉煌的中国部分,那就使世界文学艺术成为三足之床,黯然失色。而中国封建社会艺术的高度繁荣,是以三个时代的四位伟大诗人作为标志的。即它的上升期的代表为伟大诗人屈原;鼎盛中期(唐)的代表诗人李白、杜甫;中国封建社会的最后乾隆盛世的代表诗人兼小说家曹雪芹,他是封建时代最后一位伟大诗人。这三个时期的四位伟大诗人标志着中华诗词文化的辉煌灿烂,高度繁荣。

一八四零年的鸦片战争,使中国成为半封建半殖民地的社会,历史进入了民主革命时期,这决定了诗词文化必然出现了新的局面。如果说,旧民主主义革命为未来诗人提供了“百年魔怪舞翩迁”、“风雨如磐黯故周”的思想前提,那么,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便将毛泽东和鲁迅这两位伟大诗人从革命的浪潮中推涌出来,他们的诗篇最深刻地反映了中国历史的伟大转折与实践,批判地继承和发扬了诗歌史上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的优秀传统,特别是毛泽东同志在创作实践的基础上,提出了革命现实主义与革命浪漫主义相结合的崭新的文艺创作原则。这是对中华诗词文化理论的新贡献。还有老一代军事家、大元帅朱德、陈毅、叶剑英等,继承和发扬了中华诗词的儒将传统,立马长吟,挥鞭高赋;董必武、吴玉章、徐特立、林伯渠、谢觉哉五位老前辈,须拈佳句,笔走蛟龙;此外,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和共产主义战士们的诗词创作,命毫以言志,洒墨而高歌,成为在新民主主义和社会主义的文化绿洲上,绽开的色彩缤纷的奇葩。

在社会主义建设时期,特别是八十年代,传统诗词中出现了新的局面,各界诗家纷纷握管吟平仄,提笔书情怀。诗词出版和诗词团体如雨后春笋,蒸蒸日上。古典诗词和诗词理论著作大量地挖掘、整理、出版,研究成果不断问世,这种盛况生动地反映出东方古老的文明古国的传统诗词形式在新的历史时期又获得了新的活力。这广袤的神州大地,是一个伟大的诗人国度。中华诗词文化是中华传统文化中的瑰宝。从诗经、楚辞、汉乐府、唐诗、宋词、元曲到现代诗,诗坛名家辈出,名篇名句浩如烟海,各种诗体争奇斗艳,竞吐芬芳。许多名作成为千古绝唱,人人皆知。它激发人们的爱国热情,激励人们奋发向上,战胜困难,提高民族自豪感,增强民族凝聚力等方面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和潜移默化的作用。这种影响和作用,来自中华诗词所蕴藏的特有的东方文化和独特的艺术魅力。

社会历史的发展,皆人之所为。诗人则通过诗作,对社会有所作为。进入现代,在今日开放的中国,中华诗词肩负着新的历史使命,面临着新的命运与担当,应遵循“两为”方针,服务于国家的四化建设,有利于人民的精神生活,陶冶人们的情操。诗人作为,则应以促进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来体现“两为”。

提倡诗词的作用,自古有之。早在《书﹒舜典》中,已提出“诗言志”;白居易曾云:“歌诗合为事而作”。如《诗经》中之《硕鼠》,就是倾吐农民对统治者残酷剥削的愤恨,并渴望追求没有剥削的美好生活的社会。屈原追思芳草美人,酷爱自己的国家:“长太息以掩泪兮!哀民生之多艰”。“亦予心之所善兮!虽九死犹未悔”。他的《橘颂》则是以赞美橘树的美好品质,寄托自己的人生理想和道德情操,成为激励志士仁人立身处世的行为规范。唐代诸多边塞诗人,不仅描绘了壮阔瑰丽的边塞风光,更抒发了诸如“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等“济苍生、安社稷”的雄伟抱负。李白:“国耻未雪,何以家为”。杜甫:“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等,直抒早年凌云壮志;“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等诗句,表现出强烈的爱国主义思想,诗人对人民寄予无限的同情,他的“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成为千古名句。他又因对国家的热爱而“忧端齐终南”。即使在穷途潦倒之际,他也想的是为国为民,他为广大贫民呼喊:“安得广厦千万间,大辟天下寒士尽欢颜,风雨不动安如山”,甚至如果能“眼前突兀见此屋,吾庐独破受冻死亦足”!这是多么崇高的精神境界呀!感人至深,育人至切,至今有着深刻的教育意义。至于那些大量的咏物写景,风花雪月之诗作,亦读之使人感到是美的艺术享受,丰富人们的精神生活,陶冶人们的灵魂,对社会的净化,对精神文明建设,将永远起到良好的教育作用。

宋代苏轼等继承并发展了前人“言志、为事”诗之传统,并进而创新,力倡“诗须要有为而作”。他不仅把“有为”从白居易的“合”(应当)更强调到“须”(必须),而且还提出“蔼然有治世之音”;“缘诗人之义托事以讽,庶几有补于国”。这里苏轼明确其应为“治世”、“补国”,具有重大意义。他可堪称身体力行之楷模,创作了大量的有为之诗作。所谓“为”,即一是言志抒怀,济世救民。如:“早岁便怀齐物志,微官敢有济时心”;“挺然直节庇岷峨,谋道从来不计身”等诗句,直言其政治抱负和为国为民不畏险阻的决心。二是颂扬忠臣,讽刺奸佞。如有诗作,以苦硬的建溪茶比拟并歌颂直言忠谏之臣,而“惟愿孩儿愚且鲁,无灾无难到公卿”,则是痛骂当朝达官之奸佞者。三是警世醒人,启示人生。如《蜗牛》诗隐喻自不量力,一味上爬,终有自毁之险。四是隐含哲理,指导为人。如“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以“旁观者清,当事者迷”的哲理,隐喻为人处世,当戒主观片面。苏轼之诗,不仅强调“有为”之内容,同时也追求艺术上精深,即“才高意远,造语精到”,“咀嚼有味”等。致使他的名句皆脍炙人口,经久不衰。

苏轼等提倡的内容“有为”和艺术精美相结合的诗风,起了承前启后的作用,其后明、清乃至当今,承此旨者诸多。如明诗《石灰吟》;清袁枚《马嵬》诗,龚自珍的“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等,实为“有为”而作之诗篇,至于鲁迅的“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之名句,已成为革命志士们的座右铭。毛泽东更进一步继承发扬了“有为而作”的传统诗风,并结合当代中国革命和建设的实践,推陈出新,高瞻远瞩,为传统诗词的改革与发展指明了方向,开创了一代新风。

中国的现代,是朝气蓬勃充满希望的年代,是改革开放的新时期,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不断向前发展。我爱中华、建设中华、美化中华,成为响亮的时代前进的交响曲,中华诗词担负着歌颂时代精神,反映时代气息,奏响这支交响曲的重要任务。

爱国诗篇在中国传统诗词中占有重要地位。赞扬为国拼搏,不惜献身的壮志豪情是中华诗词永恒的主题。不少名篇佳句,正是因体现了这种豪放悲壮的爱国主义精神,影响深远,流传千古。“秦时明月汉时关”、“铁马秋风大散关”等,气势悲壮、雄浑,乃千古绝唱。爱国诗篇,是我国传统文化中的精髓,是民族精神之瑰宝,是哺育人们不断深化爱国主义精神的乳汁,这正是爱国诗篇能在历代人心中久诵不衰的真谛。也正是我们今天所必须予以特别重视弘扬的时代精神。如前所言,屈原、李白、杜甫等诗歌大师们为中华诗词树起了爱国主义大旗。在这面大旗下相继出现了陆游、辛弃疾、文天祥等无数爱国诗人、词人,他们写下了大量爱国诗词,是今天进行爱国主义的最好的教材,通过学习爱国诗词,净化人们的灵魂,激发人们的爱国热情,激励人们为振兴中华而奋斗。

中华诗词,以其长盛不衰的艺术魅力及宣传鼓动力,增强民族凝聚力,为祖国的改革开放及两个文明建设发挥着长效作用。如杜牧的“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之名句,使古来山西一个不知名的小山村(杏花村)一振名扬天下,给杏花村美酒增添了诗情画意而畅销国内外,从而使现代化的杏花村酒厂也很快驰名中外,每年创税利五亿多元;李白的“丹青画出是君山”;刘禹锡的“遥望洞庭山水色,白银盘里一青螺”。黄庭坚的“未到江南先一笑,岳阳楼上对君山”等诗句,为秀丽的君山披上了神奇的色彩,使君山开辟成举世闻名的旅游胜地,每年创收千余万元。秦观的“郴州幸自绕春山”(《踏歌行》),张志和“西塞山前白鹭飞”(《渔歌子》)之句,也使郴州的苏仙岭和西塞山建设成名胜景区。更有“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之名句(苏轼),把西湖装点的就更加美丽动人了。中华诗词为国家的物质文明建设带来了良好的经济效益,为精神文明建设带来了丰厚的社会效果,它为振兴中华、建设中华、美化中华日益发挥着巨大的作用。

中华诗词是美的象征,它以其造型美、均齐美、声韵美、对仗美、参差美,塑造着美好的艺术形象,它是美化中华的美术大师。如古人诗句:“红杏枝头春意闹”,“一枝红杏出墙来”,“三秋桂子,十里荷花”等。今日的“红霞万朵百重衣”,“江山如此多娇”,“万山红遍,层林尽染”等,都是对锦绣中华的如实刻画与赞美,充满诗情画意,给人以艺术美感享受。绚丽多姿的大好山河与欣欣向荣的社会主义祖国,再经过中华诗词的润色美化,“装点此关山,今朝更好看”,它凝聚着十几亿人民的心,更吸引着海外游子及世界各地的华夏儿女为之向往、陶醉。

总之,中华诗词的形式美、内容美、音乐美、意境美及色彩美具有独特的艺术魅力,正是这独特的艺术魅力,在中华儿女中产生了巨大的感召力、向心力和民族凝聚力,它不仅促进国内各民族的团结,为着祖国的现代化建设而共同努力奋斗,而且使世界各地的炎黄子孙心心相通,关怀着祖国的繁荣统一和前途命运。中华诗词成为连接华夏文化和民族感情的纽带,因此,要继承并发展中华诗词的优秀传统,使这颗有着几千年历史的文化瑰宝,更加灿烂辉煌,永葆青春。

现代的诗人词人,决定着中华诗词的现代命运,创造着中华诗词美好的未来。全国诗词曲作者们应勇敢地挑起振兴中华诗词的重担。我们要超过古人,建立中国诗词战略学,这不是个人的事情,而是改革开放的新时代赋予我们这一代人的历史使命,任重而道远。真正的继承必定是发展、是创新,另辟蹊径,而不是原地踏步,否则那就是把自己的历史任务给取消了。我们非常尊重《诗品》的作者钟嵘,非常尊重《文心雕龙》的作者刘勰,因为在公元五世纪后期的钟嵘写《诗品》的时候,五、六世纪之交的刘勰写《文心雕龙》的时候,他们都超过了各自的古人的,是无愧于各自所处的时代的。那么我们今天有正确的文艺理论和唯物史观的指导,有物华天宝、人杰地灵、诗意盎然的社会主义建设与生活,我们这一代人的总体,是不是应该比所有的古人做得更好些呢?

中国的现代,孕育着现代的中国,现代的中国又造就着新的中华诗词。在经济文化不断发展的现代中国,正致力于恢复和发展民族优秀的传统文化,被认为国之瑰宝的中华诗词,也越来越受到人们的青睐。是的,中国的现代化呼唤着中华诗词,中华诗词正在中国改革开放凯歌声中阔步前进。然而,中华诗词虽有发展,但精品不多,明星不大,阻力仍大。总之,道路是曲折的,前途是光明的。